loading-img1
loading-img2
loading-img3
loading-img4
Green Advocates Energy Cooperative

綠電合作社

永續新選擇

綠電合作社

永續新選擇

關於我們

我志不改30年

我們是主婦聯盟的延伸組織。
最初以「反核」為契機,決心「守護世世代代的孩子們」
的主婦們,30年後決心再次站出來,在能源、氣候議題
上採取更多行動。
認識我們

一起發電!

地球一家,沒有局外人

在氣候變遷及能源轉型趨勢中,「你我都是當事人」
「真心想要」需要「支持與行動」,請你與我們一起。
加入我們

天空故事

那些發電ing的地方

天空1號
社區綠能種子基地
天空2號
天空3號
天空3號參訪
天空5號
天空5號光電板
天空5號頂樓空間
天空6號
天空6號伯大尼園區
發電現場
天空3號發電紀錄
更多天空故事

能源議題

專文探討/時事報導

2021.01.12
時事
[時事]椰子殼發電再回收碳排 日本生質能發電廠創舉成全球首例 (20210112-低碳生活部落格)
  很多生質能的算法,是從椰子樹開始種植過程「吸碳」來算的。「總吸碳量」減去「總發電的排碳量」有可能是負數。   文章並提到燃燒後的碳,經由碳固化、不使它排到大氣中。   其實燃煤電廠也可以這樣做。但只會降低排碳量,無法「負碳排」。重點是煤炭開採不像種椰子樹,生長過程有吸碳。    原文連結    椰子殼發電再回收碳排 日本生質能發電廠創舉成全球首例 2021-01-12宋瑞文   去年日本產業和學界成功研發出新的碳捕獲、儲存及再利用技術,協助發電廠轉型成負碳電廠,藉由這個例子將帶領讀者了解過去較為陌生的「負碳排」概念。     在節能減碳已成為顯學的今日,讀者可能常聽到「實質零碳排」或者「碳中和」,表示總碳排為零的減碳概念,但「負碳排」就比較少出現了。總碳排為零已不容易,負碳排又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最近,日本一座生質能發電廠,便達到了這樣的成就。   2020年10月底,東芝能源系統公司(Toshiba Energy Systems)發布新聞稿表示,包括該公司在內,東京大學、電力中央研究所等18個法人,參與三川發電廠(生質能發電)建設的二氧化碳分離回收設備的啟用。   三川發電廠的CO2分離回收設備(圖:東芝能源系統新聞稿)     這次啟用是全球首例,成功將生質能發電廠所排出的二氧化碳,加以大規模回收利用。三川發電廠配備大型二氧化碳分離與回收系統的生質能電廠(BECCS,Bio-Energy with 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   由東芝子公司「SIGMA POWER 有明」經營、位於福岡縣大牟田市的三川發電廠,是東芝集團旗下第一座以生質能為主的發電廠,裝置容量為5萬kW,可供應相當於8萬家戶所需要的電力。   火力發電起家 三川發電廠轉型負碳電廠   三川發電廠最早(2005年)是一座燒煤的火力發電廠,2008年開始混燒木材。在全球開始關注暖化議題的時空背景之下,2017年改裝成現在的生質能發電廠,主要使用椰子殼(Palm Kernel Shell,在日本簡稱為PKS)當作燃料。椰子殼是生產棕櫚油時的副產品(農業廢棄物),由於水份少、熱量高,於是成為生質能發電的常用燃料。主要從印尼、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進口。   經營生質能發電廠後,和過去相比,三川發電廠一年碳排減少30萬公噸。電廠附近有港口,一年可以進口大約20萬公噸的椰子殼,廠區內部大概3個足球場大的專用儲存場,最多可以儲存3萬噸的椰子殼,因此短期也不怕燃料缺貨,仍可維持穩定的供電。   椰子殼在成為生質燃料之前的植物階段,經由光合作用,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即使燃燒後產生的碳排,生質能發電還是能夠達成碳中和。再加上二氧化碳分離回收技術,燃燒後的二氧化碳不再蓄積於大氣,等於實現了「負碳排」。   三川發電廠生質能發電設備(圖:東芝能源系統)   十年一刻 二氧化碳分離回收系統成功運轉   早在2009年9月,三川發電廠就透過當時實驗性的分離回收設備,每天回收10公噸的碳排。之後不斷研究開發,目前可以達到每天回收五成、相當於500公噸以上的碳排。而在三川發電廠順利地回收大量碳排後,也有其他的生質能發電廠準備跟進。此外,同樣的設備也有應用在火力發電廠的規劃。   回收的高純度二氧化碳,可以成為合成氣的原料。利用合成氣和微生物觸媒,可以做成石化原料的乙醇(酒精)。   三川發電廠之所以能夠回收大量碳排,源於東芝集團2014年開始、關於大規模二氧化碳分離回收技術的規劃與時程。2014~2015年先做前導計劃,2016~2020年建設相關設施並實際運轉。最終,二氧化碳分離回收系統在2020年完工並開始運轉。 CO2分離回收技術時程(圖:東芝CCS實證事業簡報)   日本政府盼二氧化碳回收再利用技術 成為有力減碳工具   日本環境省希望工廠碳排的分離、回收、利用與儲存技術(CCUS,Carbon dioxide Capture, Utilization and Storage)能在2030年的民間社會達到商用規模,為地球暖化問題做出貢獻。   CCUS供應鏈想像圖(圖:環境省簡報)     能源知識庫資料顯示,在台灣,台電計畫在台中火力發電廠,建設燃燒後捕獲碳排的先期測試系統研究,預期每天將有10噸碳排捕獲能力,附近的儲存場所也初步敲定。相關規劃也成為東芝集團對火力發電廠二氧化碳分離回收技術的研討案例之一。   台中火力發電廠碳排問題,長期為國內關注焦點,未來也期待CCUS技術,能成為台灣減碳的有力工具。    原文連結 
2019.12.04
探討
[影音]101氣候教室:再生能源《國家地理》雜誌 (20191204-國家地理雜誌)
  使用再生能源的好處有很多,但它也並非沒有缺點。這個短而完整的影片,很適合大家來看喔!    原文連結    101氣候教室:再生能源《國家地理》雜誌 國家地理雜誌 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 2019/12/4     使用再生能源的好處有很多,但它也並非沒有缺點。從太陽能到風力發電,快跟「101氣候教室」一同來探索這種世界上使用率增長最快的能源類別吧!   ★想看到最新鮮影片或與國家地理小編聊天互動的請訂閱★更多精彩內容在國家地理官網:http://www.natgeomedia.com/歡迎來國家地理粉絲頁按讚:https://www.facebook.com/natgeomedia/請在Instagram上關注我們:https://goo.gl/1rRAI8    原文連結     
2019.06.28
時事
[影音]臺灣能源進口依賴度高,風險也高!(20190628-媽盟直播室)
  臺灣的能源98+%依賴進口,原料價格波動影響國家安全,也對物價造成影響。  能源自給不僅可以保障能源安全,也能促進本地的經濟發展與循環。  原文連結  2019 媽盟直播室 Episode 26 – 臺灣能源進口依賴度高,風險也高! MomLovesTaiwan2019/06/28   臺灣的能源超過百分之98依賴進口,不僅有運送上的安全問題,也容易因為國際能源價格波動,影響國內的相關物價。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徐光蓉理事長指出,從這個月中油運石油腦貨油船在中東遭水雷襲擊,貨品全毀的教訓,臺灣應該積極檢討能源的自給率問題,不僅可以保障能源安全,也能促進臺灣本地的經濟發展。  原文連結 

活動訊息

預告/紀錄/媒體報導

活動預告
2021.06.06
線上講座 - 綠電自由化新紀元
【線上講座】綠電自由化新紀元   疫情宅在家, 學習不中斷~~   前幾周台電突然停電、限電是否已造成你生活的不便,日常生活中的用電不虞匱乏是很理所當然?   你想知道智慧型電表如何申設?綠電價格貴嗎?綠電供應充足嗎?   歡迎來參加6/19(六)上午10:00-12:00的線上講座。   講師--吳宥錡  瓦特先生  共同創辦人 --台灣首家專營再生能源售電公司   報名連結-- https://bit.ly/2SYlUbX   主辦單位-綠主張綠電合作社 贊助單位-義美環境保護基金會
活動紀錄
2021.06.03
走讀北海岸談核電廠除役
走讀北海岸談核電廠除役 圖、文:吳宛柔   今日的走讀北海岸的活動邀請到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崔愫欣秘書長,以及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金山文史工作室的郭慶霖執行長,來為我們導覽美麗的北海岸,以及隱藏在其背後的哀愁,並在走讀的過程中聊一聊核電廠除役的議題。   核能發電廠及北海岸的變遷   郭慶霖大哥在1989年回到家鄉,投入北海岸的反核運動及文史工作,他說:「五年級看到的是台灣最完整的變化。」「北海岸有足夠的張力,讓我給你們講故事。」   過去北海岸是農漁村混合聚落,還曾有一座礦場,由於核電廠的進駐,全數遷移。1970年代北海岸石門阿里磅有練氏家族,世居200年,核一興建時被迫遷。早期北海岸種植的阿里磅紅茶及石門鐵觀音,由於聚落被夷平,茶路中斷,產業消失,乾華國小及乾華溪被填平、拉直,將地形改變,建造為核一廠的進水口。核二廠後的仁和宮,就是在核電廠造成聚落搬移時所留下的,當時一部分的人遷至成功新村,一部分的人遷至野柳,廟宇隨著人在新地方重建,舊的仁和宮則遺留在這段歷史中。郭慶霖大哥說:「我是看著電廠長大的。一開始不知道核廢或核能的問題,只知道我的這些朋友搬遷的困境。」   今天走讀的第一站是核二廠的出水口。核電廠需要大量的水來做熱交換,又分為爐心中的純水,以及爐外用來冷卻的水,也因此,多數核電廠都蓋在海邊,以便取用大量海水。站在出水口旁,可以聽到大量水排出的轟隆聲、隨著水噴濺上來的熱氣,還有一股不屬於海水的味道。郭慶霖大哥指了一旁的立牌說,這裡一天最多排放800多萬噸的水,由於熱交換,水溫約在38至41度之間,為了避免生物如藤壺等附著,會傾倒次氯酸鈉,也就是漂白水使牠們自動落至海中。   1993年,核二廠出水口發現了畸形魚的蹤跡。2002年居民前往核二廠抗爭,許多人頭破血流,因而被判刑。郭慶霖大哥認為是由於反應爐內的水與冷卻水不小心混雜,才會產生畸形魚。   進水廠則有兩個進水口,常因為吸入太多水母和漂流木而停機,過去進水口吸入的漁獲,都會運到石門後面挖溝掩埋。出水口附近的明光碼頭,現已看來是個廢棄的小碼頭,當初是運出核廢料至蘭嶼的地方。一開始運送了1萬多桶,後來一次288桶地運送,最後送出了總共10萬桶,蘭嶼的人也因此多年對北海岸心懷芥蒂,「核能的議題上,尤其牽涉到核廢料,永遠都是弱弱相殘。」低階核廢料這麼多年依然無法移出蘭嶼,找到一個存放的地方,而高階核廢料現在則完全沒有法案,誰會同意核廢料的暫存,一放下去說不定再也無法遷出。現在是台灣必須面臨核電廠除役的時候,也正是時候開啟整個關於核廢料的社會溝通。郭慶霖大哥說過去沒有核能相關法規,北海岸被迫蓋了三座核電廠,希望政府和社會不要再漠視核電的問題,居民歷經三代的抗爭,這樣的犧牲應要有價值。   出水口旁發現畸形魚的地方。   核二出水口壯觀的大流量。   台灣首次的核電廠除役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崔愫欣秘書長表示,核電廠一般壽命約40年,最多可延長15至20年,全世界於1970年代第一批建造的核電廠,目前都面臨除役的問題,而除役也變成一門生意。這是台灣首次面對核電廠除役,2018年核一開始除役,核二預計今年進行,核三則是要等到2024。核電廠並非說關就關,首先要有8年的冷卻期,等待輻射衰退才能進廠處理,拆除需12年,過程中也易有意外,接著2年測量期、3年復舊期,一般需耗時25年。   台灣核廢料的問題大約分為高階核廢料及低階核廢料兩種,早期國際上並沒有核廢料不能拋至海中的規定,因此蘭嶼是被作為倉庫,本想將10萬桶低階核廢料沉入海中。崔愫欣秘書長提到10萬桶廢料對於核電廠來說是很少的,最多的都還置於反應爐裡。過去的燃料池只設計存放20年燃料的份量,後來因為空間不足才進行改建,此舉增加了燃料存放的危險。現在由於燃料池過度擁擠,反應爐中的燃料棒因而無法取出。   高階核廢料放置方式又分為乾式及濕式貯存,其中乾式只能放40年,最終還是要找一個地質安全的地方存放。台電目前希望能在核電廠外建造乾式貯存,但新北市卻表示必須先有最終處置場的選址才能建造,目前連最終處置場的相關法律都尚未訂定。也因此,乾式貯存無法進行,反應爐的燃料棒無法取出,除役也就陷入困難。不僅高階核廢料的完全無法可管,低階核廢料曾選了台東、金門、澎湖,澎湖以國家公園擋下,選址需進行地方公投,現在地方政府都以行政程序卡住,已經卡了10幾年。如此,高階與低階核廢料都沒有在處理,目前台灣的除役還需要許多努力。   邁向社會除役之路   台電北部展示館門口的汽輪機展示。   最後一站我們來到了台電北部展示館,一樓的導覽有簡要的電力發展史,電力使用最早從清朝開始,日本統治台灣後蓋了33座發電廠,當時以水力為主、火力為輔。1966年後開始以火力為主要電力,1970年歷經2次石油危機,開始發展核電,列為十大建設。展示館內有一處顯示著:1979至2020年台灣核電廠總發電量共13112億度。核電廠是利用核分裂反應推動汽輪發電機,再引進海水冷卻。爐心中有燃料棒及控制棒,控制棒是利用吸收中子的構造製作,插入爐心後中子被吸收,核分裂就會趨緩,最後完全停止。反之,如果抽出控制棒,反應就會加劇,產生熱能。展示館內的介紹反覆播放著核能是乾淨、安全、節省資源的能源,崔愫欣秘書長及郭慶霖大哥都表示館內陳列和以往沒有太大改變,尤其是幾乎沒有除役相關的資訊,亟待更新。   台電北部展示館一樓大廳。   展示廳中核電廠反應爐之模型。   返回台北的途中,郭慶霖大哥解釋台電自己內部也有兩派看法,一派是遵照政府指令進行除役,一派希望能夠繼續使用核電。台電中許多人準備退休,會對年輕的員工表示核能沒有未來,加上社會對於核電的觀感,導致整體工作士氣低落。郭慶霖大哥說不要隨意去批評專業者,甚至損及他們的尊嚴,有些批評是過當的,對於核能技術人員的培訓也非常重要。核能的未來是對於過去社會及環境的修復,這些人及工作需要被肯定。郭慶霖大哥認為:不只核電要除役,社會也要除役。台灣因為歷史及利益造成的裂痕直至今日都沒有消失,我們不僅要面對台灣的核電廠除役,也要面對這個社會的傷痕,並共同去設法修補,讓社會也踏上過往模式的除役之路。   於磺港附近的大合照。    
媒體報導
2018.10.26
[影音]媽媽的本心|綠主張綠電合作社(20181016-綠色和平)
  媽媽對孩子的愛,是宇宙最強大的超能力。  為了孩子,一群媽媽30年前挺身爭取健康的食物,30年後仍不停歇,因為一心想要傳承乾淨的環境給後代。  原文連結  #2 再生能源小故事|媽媽的本心 綠色和平 東亞分部-臺灣(GPEA Taiwan) 2018/10/16     媽媽,總是無時無刻地關心孩子,希望孩子不僅吃得好,還要吃得健康,更期待孩子們在健全的環境下,健康長大,如此便是全天下身為母親的本心。 「綠主張綠電生產合作社」便是由一群媽媽們,秉著守護一個更安全的環境之心情下誕生的合作社。透過社員間彼此的信賴與互助合作,實現了自己創造乾淨能源給孩子們的心願! 媽媽們的掛念和百分百執行力,成為臺灣在發展再生能源上,能夠往前再多走一些的溫柔堅強推動力。  原文連結